狗粮是什么味道的

一个闲人

[占tag致歉]记两个梗


这段时间因为换了新工作,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三次的事情会比较多,存两个脑洞。

1.现代AU,双杀手梗,一直想写德哈出任务时一边斗嘴一边解决对手的帅气身姿。(甜饼)

2.健忘症,德拉科有一天被查出健忘症,可是他一直都不相信,直到身边发生一连串的事,有一天他醒来,终于想起了他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刀)

唔……都会是一发完结。
爱你们,我会尽快回来的。

【德哈】Wake me up

这篇是尼美那篇《一生中的雪不能全部看见》的脑洞后续,拖了很久才出来,祝看文愉快。附上前文链接
一生中的雪不能全部看见

前排鸣谢 @我是你的刘尼美啊  @墨锦  @妙蛙种子

因为被和谐了,所以只能走链接→Wake me up

食用建议:请搭配艾薇儿的——listen

分享一张自己做的壁纸(๑•̀ㅂ•́)و✧

身为一个蛇院的人,今天就做条蛇院的发带吧(๑•̀ㅂ•́)و✧(论我是怎么花式拖更的)

万圣节的一张改图,渣改,哈哈哈哈(如果侵权了请联系我删) @我是你的刘尼美啊  @你不要睡觉

【德哈】着迷01

食用提醒:脑洞产物,文笔不好,可能会ooc,欢迎捉虫,撞梗算我抄

背景:八年级舞会后第二天,哈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有求必应屋里的一张大床上,浑身的酸痛告诉他——自己醉酒后跟一个男人上床了!?   

        霍格沃兹礼堂里,各个学院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坐在长桌边坐着自己的事,头顶上时不时有几只送信的猫头鹰飞过。     有的人在下巫师棋,有的人在谈论昨晚舞会的事,有的人正吃着早餐,还有的人……在发呆。     

       "哈利,哈利!"赫敏合上她那本厚厚的魔药大全,出声打断了哈利的冥想。

       "啊?!怎么了吗?"哈利的思绪被瞬间拉回现实,楞楞地问道。    

       "伙计,你不会还在想我妹妹的事吧?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是说,我的确怪过你,但这不都是你的责任,你就别再内疚了。"罗恩狼吞虎咽地吃完一盘鸡腿后又喝了一大口南瓜汁,伸出泛着些许油光的手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咀嚼着食物含糊不清地试图安慰他。      

        赫敏在边上不能忍受地翻了个白眼,扯了扯男友的袖子,低声斥责:"看在梅林的份上,你就不能不吃了吗?你看不出来哈利有些不对劲吗?"     

       "干嘛,我饿啊!"罗恩委屈地嘟囔,在赫敏强势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妥协了,默默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布丁。     

       “赫敏,我没事,我刚才是在想下节魔药课我该怎么把作业应付过去。”哈利冲赫敏和罗恩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回一趟宿舍,你们不用等我了。”说完站起身,以一种略微别扭的走路姿势出了礼堂。     

        赫敏望着哈利离去的怪异背影皱起了眉头,“下节课是魔药课?我怎么不记得?我从来没见过哈利担心过哪门课程诶,真奇怪不是吗?”罗恩突然把脸凑到赫敏边上,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去,“是啊......真是奇怪......”赫敏转过头的时候发现罗恩的脸近的快要贴上来了,顿时涨红了脸推开他“别突然靠这么近啊罗恩! ”随即得到了罗恩傻笑的回应。      

        哈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脑海中拼命地回忆着昨晚在舞会上发生的事,但零零散散的都只是一些片段。他喝了太多的潘趣酒,舞会到中场的时候他就开始飘飘然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记得被一个人搀扶着进了有求必应屋,那个人的身上没有酒味,干净的让人舒心.....     

         老天,这简直糟糕透了。    

         让我们回到三个小时前。     

         清晨的寒气轻柔地拂过哈利裸露在被子外的手臂,哈利下意识地将手臂缩进被窝里,卷着被子翻了个身,酸痛的感觉使他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宿舍的景象,倒像是......有求必应屋!?      

         意识到这点的哈利连忙坐起身,摸索了一番后找到自己的眼镜戴上,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浑身像是和巨怪摔过跤一样酸痛不已,更糟糕的是,他从自己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那里感受了一阵又一阵的肿痛。这下哪怕哈利对这种事再怎么不敏感也意识到了——      

        好极了,他,哈利.波特,人们口中魔法世界的救世主,竟然喝醉酒被人上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很显然,这位神秘的男士并没有留下任何让人能够找到他的线索,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急于撇清责任似得。      

        责任?哈利甩甩脑袋,他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居然会想要让人对他负责?太可笑了,他甚至想晃晃自己的脑袋确认一下会不会掉出一两根芨芨草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也很正常的嘛,他努力说服着自己,但脸色却越发地惨白。      

         此时此刻他无比地想去医疗翼找庞弗雷夫人要点能够止痛的药剂,可他不能,虽然他已经是那的熟客了,但他相信庞弗雷夫人一定会坚持看看他的“伤口”,他总不能说:“嘿庞弗雷夫人,您一定猜不到,我昨晚被一个男人上了! ”吧,你不如叫我再去跟伏地魔来一场“wand fight”还痛快点。      

        该死的,真他妈的疼,哈利在心里咒骂着。强撑着起床穿戴整齐,在镜子前确认好不会被赫敏他们看出来不对劲后“艰难”地走出了有求必应屋......      

        回忆结束,正当哈利一边出神地低头走着,突然撞进了一个怀里,那人下意识地伸手扶了一下,但很快地抽了回去。     

        哈利一抬头,对上了一双灰色的眼眸,是德拉科.马尔福。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色笔挺的西装,铂金色的头发被整齐地梳在了两侧,但毫无血色的脸显得他有些憔悴,他身旁站着的潘西正用一种说不清的眼神看着哈利。
     
         他们已经有太久没有遇到过了,大战之后的重建工作让哈利忙的焦头烂额,等他反应过来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人已经好像快要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没有人会在意一个食死徒——好吧,德拉科并不能算得上是真正意义的,至少在马尔福庄园他没有指认出他,也许该对他友好一点。     

       “嘿,马尔福。”还没等德拉科开口,哈利先打了招呼,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轻松。这使得周围的空气有些尴尬了起来,如果跟你作对了七年的死对头突然向你友好地打招呼,换谁都会觉得对方脑子出了问题。     

        德拉科亦是如此,他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地挂上他那招牌的假笑:“我假设我们的救世主大人还算有脑子,应该知道跟前食死徒保持距离。”     

       “你其实不......”“我就是,如果你能注意到周围人的眼光就收起你那不值钱的同情心,圣人波特。”德拉科皱了皱眉头低声打断了哈利,深深地看了一眼后者离开了。     

       "莫名其妙。"哈利嘟囔了一声,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有几个拉文克劳跟赫奇帕奇的学生来不及收回自己讶异的目光被哈利看进了眼里。     

        德拉科跟潘西走到了楼梯拐角处,确认哈利看不到他们之后潘西迫不及待地问道:“德拉科,刚才明明就....”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你先回去吧。”还没等潘西说完,德拉科就丢下她一个人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真是个白痴。”潘西无奈地摇摇头。      

        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上楼声,不出意料的是罗恩。     
       “哈利!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今天有魁地奇的训练啊。”罗恩已经换上了队袍,站在哈利床边催促着他。     
       “呃,我人不太舒服,去不成了,抱歉罗恩。”哈利把自己闷在被窝里。     

       “哈利你怎么了?你今天似乎很不对劲。”罗恩担心地坐下,隔着被子拍了拍哈利“你是因为不愿意看见金妮......”     

        哈利急忙坐了起来“罗恩,你不用担心,我跟金妮没事的,我们很好,我是说,我们各自都很好,我只是单纯的不太舒服而已,真的。”     

        金妮在大战之后就向哈利提出了分手,原因是她似乎把对哈利的崇拜当成了爱情,哈利起初是错愕的,但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相反他还能够很坦然地祝福金妮。罗恩为此还跟哈利置气了很久,直到金妮主动出面向他解释。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训练完就回来陪你。”罗恩起身朝门外走去,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对了,赫敏就在公共休息室,你要是一会无聊了,可以下楼陪陪她。”     

       “谢了兄弟。”哈利目送罗恩离开,然后自暴自弃地把自己的上半身砸进柔软的床垫“嘶——”看来,他必须得要弄到一瓶愈合的药剂了。     

        褐发的女巫正坐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翻着那本厚厚的魔药学大全。    

       “呃,赫敏,我有点事想拜托你。”哈利坐在了赫敏边上,怯懦地开口。     

         赫敏睨了他一眼,继续专心地看书:“说吧。”     

        “你那本魔药大全能接我看看吗?。”哈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脏紧张的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果不其然,赫敏合上了书,狐疑地看向哈利:“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以前对魔药避之不及的啊,怎么突然想要了解了?”她突然想起哈利今天早上那略微奇怪的走路姿势,“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嗯?让我看看,不然我们去庞弗雷夫人那看看也行。”     

         哈利急忙制止赫敏把自己受伤的大声宣告“赫敏!赫敏!你先冷静点,大家都在看呢。”看到赫敏冷静了下来,哈利接着说道:“千万不能去医疗翼,去了我就完了!”    

        “我早上就感觉到你不对劲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真不敢相信,我们三个一起经历了什么多事,你居然还想对我们有所隐瞒。”赫敏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把脸扭到一边,这招果然很好用,不一会哈利就妥协了“好吧,好吧,我说,但你得向我保证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就算是罗恩也不行。”    

      赫敏点点头,拿出魔杖朝周围施了一个静音咒“吧。”哈利飞速地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赫敏,然后看见赫敏脸上的表情先是由震惊到愤怒然后是难以置信再到害羞最后慢慢恢复了平静。    

       “让我整理一下,你是说,你昨晚在舞会上喝醉了酒被人带进了有求必应屋给上了,而且你还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     

        哈利闭上眼视死如归地点了点头。    

       “哦!梅林啊,对方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吗?你要知道你可是被......这会不会是你的哪个狂热粉丝......”赫敏站起来一边四处走动,一边分析着。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在我的酒里下迷情剂?我相信这会事半功倍。赫敏,现在不是讨论这个时候,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你知道怎么能弄到特效愈合药剂吗?”     

         哈利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今天过得简直糟糕透了,他现在无比地渴望能够赶紧恢复,而不是时刻被这“暧昧”的疼痛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昨晚发生了什么。    

       “好吧,你先别急,我看看特效愈合药剂的做法,材料充足的情况下幸运的话这两天我就能做出来。”赫敏翻开魔药大全,“找到了,在这里,唔......好像还有点难度,你还需要特效的,那时间可就有点赶了......”    

       “赫敏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可是霍格沃兹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女巫!”赫敏似乎十分吃哈利这一套,“我尽力吧。”      

         霍格沃兹已经到了冬季,放眼望去城堡的每一处地方都银装素裹,连打人柳也披上了雪白的外衣,显得格外的沉静。      

         距离拜托赫敏制作特效愈合药剂,已经快过去一天了, 哈利拖着被酸疼折磨的疲惫身躯回到了宿舍,发现床头摆着一瓶褐色的液体,上面写着“特效愈合药”。

        赫敏真是太棒了!哈利想也没想便拿起来一饮而尽,药剂没有想象中的苦味,相反因为好像是加了甘草,有点甜,没想到赫敏如此贴心。药剂下肚后哈利立马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身上的酸痛感统统消失不见,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去魁地奇球场飞个20圈完全不是问题。     

         哈利兴奋地跑下楼,正好碰到了沮丧的赫敏,他激动地抓着赫敏的手“赫敏你真是太棒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完全好了!你真是个天才!”      

        赫敏则是一头雾水“哈利,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药剂啊,不是你做的吗?就放在我的床头上。”哈利解释道。    

       “哈利我刚想跟你说,药剂实在太复杂了,我还没做出来,等下,你说什么?”赫敏诧异道,随后她注意到哈利手上的卡片“哈利你手里的那是什么?”     

       “这个,这个是刚才垫在药剂瓶下面的。”哈利愣愣地将卡片递给赫敏。     

        白色的纸面上,印着一行墨绿色的整齐的钢笔字“喝下去,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希望你能好点Ps:我感到很抱歉。”      

         没有署名。                   

                                        ——TBC——

ps:还会再修改